在过去的一周里,一家名为Gamestop的单三方游戏售卖公司以其攀升了八倍的股价成为了华尔街乃至世界的热点话题。相较于19年最低点时3.19美元一股的价格,其在1月28日一度达到了469.42美元的高价。是什么让一家不被看好的零售公司实现如此涨幅,又是什么让股票交易“出圈”掀起大范围的影响?变化在Wallstreetbet的Reddit论坛中孕育。 GameStop自2013年以来发展线下游戏售卖,收益稳步提升,但在DCL和Amazon等线上购买方式发展的浪潮中,Gamestop在2016年收益达到顶峰后继续高价扩展门店数量,没有重视线上购买带来的影响,其股值在2018年时下滑到了10美金一股。这个过程很好地解释了2019年之前的股价走势(fig1),也正因此,GME成为了华尔街做空机构们的关注对象。相较于低价买入高价卖出的做多规则,做空则相对复杂。当投资者们看到了一只股票下跌的前景时,他们可以选择从券商借股票售出并在未来的更低价格处购买还回。举个简单的例子,你认为奥利奥会变 得越来越便宜,所以从家门口的超市借了10袋奥利奥卖给同学,一年后奥利奥的价格下降了,你再从市场买入便宜的奥利奥还给超市,你的收益就是同学们购买时所付的金额和一年后你购买相同数量的奥利奥的花费的差。而GameStop在做空机构们看来就是那个会变的越来越便宜的奥利奥。因此,GME的股价被进一步打压,在2019年出现了3.19美元的最低点。

A rough review of WSB
A rough review of WSB

在过去的一周里,一家名为Gamestop的单三方游戏售卖公司以其攀升了八倍的股价成为了华尔街乃至世界的热点话题。相较于19年最低点时3.19美元一股的价格,其在1月28日一度达到了469.42美元的高价。是什么让一家不被看好的零售公司实现如此涨幅,又是什么让股票交易“出圈”掀起大范围的影响?变化在Wallstreetbet的Reddit论坛中孕育。

GameStop自2013年以来发展线下游戏售卖,收益稳步提升,但在DCL和Amazon等线上购买方式发展的浪潮中,Gamestop在2016年收益达到顶峰后继续高价扩展门店数量,没有重视线上购买带来的影响,其股值在2018年时下滑到了10美金一股。这个过程很好地解释了2019年之前的股价走势(fig1),也正因此,GME成为了华尔街做空机构们的关注对象。相较于低价买入高价卖出的做多规则,做空则相对复杂。当投资者们看到了一只股票下跌的前景时,他们可以选择从券商借股票售出并在未来的更低价格处购买还回。举个简单的例子,你认为奥利奥会变 得越来越便宜,所以从家门口的超市借了10袋奥利奥卖给同学,一年后奥利奥的价格下降了,你再从市场买入便宜的奥利奥还给超市,你的收益就是同学们购买时所付的金额和一年后你购买相同数量的奥利奥的花费的差。而GameStop在做空机构们看来就是那个会变的越来越便宜的奥利奥。因此,GME的股价被进一步打压,在2019年出现了3.19美元的最低点。

(fig1)

也是在2019年,Reddit上的wallstreetbet论坛中出现了GME被低估的评价。虽然在当时并没有掀起浪花,但在2020年迈克尔布里因看到扎空的可能性并用150,000,000美金持股5.3%后,圈内的关注开始聚集。而后deepfuckingvalue等人陆续晒出自己的收益,带动了更多人的购买。也许,在那时,人们还是为了赚钱购买的GME。随着电子商务大佬Ryan Cohen加入GameStop,大量散户开始购买GME。在市场做空量超过市场流通量后,散户们开始形成团结的整体,联系券商,不许借出。在Robinhood这样一个没有手续费的散户交易平台的帮助下,人们即使在高价处仍能坚持买入持股。此时,他们的目的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收益。

新冠疫情重创了美国的经济,也加大了收入的不平等,贫富差距加大,社会分裂和排外问题也日益严重,仇恨极端言论随处可见,这场散户大战华尔街的剧目,是有其必然性的。在wsb论坛中的年轻人大多见证了老一辈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毕生努力化为乌有的无力,也意识到现有交易机制下做空机构所拥有的资金势力有着难以反抗的影响力。大的机构通过研究单个散户的交易心理,利用自己的资金,简单地震荡压盘,就会让许多散户出局。然而GameStop这样一个承载着部分人情怀的载体却让散户们以惊喜的方式团结起来,加入本没有胜算的斗争。于他们而言,这已经是对华尔街精英们没有节制的贪婪的宣战,是对普通民众难以跨越的阶级的宣战。富途控股在大机构大量损失后禁止开仓,对多头仓位要求100%的保障金,Robinhood上的相关股票代码被删除,空头们“诉苦”发布视频…….

大资金集团对民众的冷漠加剧了人们的不满。也是因此,两党对此事的态度空前一致,要求全面彻查。另一面,人们仍不免担心,这样的彻查是否真的回影响到那些支付了两政党几乎所有演讲费用的华尔街精英们。

股市是一个金融工具,其实质和其他工具一样,应是为人所用以实现更好的状态的方式,而非控制或掠夺其他人的手段。做空机构不过是资本的一个打手,背后是追逐商业利差不顾民生的态度。股市应该是一个允许公司筹及资金用于扩大经营或者研发的市场机制。此次GME等股价的反常上升,反映的是股票市场目前已经脱离实际经济和现实价值的漏洞。交易制度上的改革或许在所难免。在散户们不满于长期自身难保的压力的同时,空头们也意识到了目前机制下被翻盘的可能性。因而,我们很难预测,谁会是这场改革的受益者。这场目前散户领先的危险游戏到底将走向何方,我们拭目以待。

--

--

Waiting for summer is what I do in all four seasons…kinda

天上冻云弥漫,片片如鱼鳞的模样,我却觉得它们快化成飞絮了,大抵是料峭已去,夏日将至吧。梦想永不眠息的夏季,跳最热烈的舞,唱最明媚的歌,躺下永远有柔软而深邃的草地,澄净而宽阔的天空。四季里,它最像我。我从来看不倦。

六月回乡小歇,四处之情之景都隐隐透着春欲回首而落花不上枝头的婉愁,令人心烦意乱,又无所适从。残花太红,鸟儿也看累了,立在枝头,不语了。我便一心只念着远山和炊烟,田野和家犬。实景与印象重叠,一时感动倒也忘了烦意。六铺席大小的房间里,我与旧友仍能藐视天下般地高谈阔论,便也生发了夏季才有的爽朗。傍晚时分,踩着拖鞋走在院子里的木板上,潮呼呼的,入眼竟已露出苍翠之色。爷爷钓来的鱼悠悠地在玻璃盆里曳着尾巴,奶奶在木头砧板上备饺子馅儿,那剁碎的嫩白菜发出诱人的香气。扬眸,晶莹蔚蓝天空,正脱去绯红的羞怯,恍惚间,夏似乎确实是来了。藏在羞怯背后,我却忘了等她,闲睡在了竹藤摇椅上。

七月已至,枸橘树垣黑乎乎的枝头上,叶已大片大片地织好;石榴树半枯的棕皮上,茶褐色而富有光泽的叶片,沐浴在阳光下。夏,狗尾巴草的季节,有风,有阳光,潆溪澹澹,灯火莹莹。微风摇树,蝉鸣阵阵,夏的阳光最和蔼,最可亲,对于房顶上有以乱草为记的小屋,,也照耀得暖煦煦的。日光醉人,然后散醉摆辑,一惊一喜一新波。仲夏的夜色澄静如水,月色也明润可饮,暮色之下水田已被莲花覆盖,半溶解的样子。古树下,一个石桌,两把小马扎,一盘黑白子,两个老大爷,挂着白背心,手中摇扇,口中半抿着茶。看客个个振振有词,人人自得其乐。那夏揉在落子声中,我细细辨识,才知,她的步子迈的很慢。

夏末初凉,我置身日本赴一场烟火大会。暮夏之夜,星河遥布,深深的。璀璨的花火空中绽放,层层叠叠,斑斑点点。点聚成线,而后道道落下,像极了星河过了陡崖,作飞瀑状泻下,引得惊叹连连。木屐落地,声声入耳,千人的和服羽织,其花色无一重复,与空中之花交相辉映。身旁的女孩倚在男孩的肩上。他偷偷垂首,看她含笑的眼眸,那一瞬比烟火还灿烂。男女紧握的双手间,一大一小,叠在一起握紧了本留不住的烟花。

夏有彤云,蔚然成风。“山路费寻攀,居然眼见紫罗兰。”

回首,夏天贮藏了我近乎所有的奔赴和喜悦。移不开眼的心动,苦读的深夜。晚间大学操场上听知了声散步,看父母的背影,年龄相仿的少男少女奔跑,太阳一落,总是能听到楼上的钢琴,隔壁院子的小提琴,有时恍惚,觉得他们在演同一首曲子。日光里,从来都是郁郁葱葱一片,所有的动物,所有的风,我只想拥抱。满怀,满怀。

只是,逝去的夏季好像不打算回来了。我害怕,害怕忘了他们。看着曾经在世界各地的夏天里捡回来的发烫的石头,我独自涂抹梦境。

--

--

NightTide

NightTide

A girl exploring the world, a sunflower lover